当前位置: 主页 > 挂牌ab版 >

挂牌ab版

不堪11年家暴厦门女子服毒跳海!留下2个女儿遗

发布时间:2019-06-07

  原来,邱某的丈夫早已离世,为了给孩子一个家,她先后找了两个男人当依靠,而与邱某同居已经十一年的罗某,就是压垮邱某的最后一根稻草.....

  “罗某这十一年吃着我的血汗钱....还要给我分财产.....我被他逼得无路可走,才舍得放弃两个孩子走上自杀这条路”

  “家暴报警了好多次,他(罗某)给这个家没有带来快乐和财富,而是在外面吃喝嫖赌....”

  邱某的大女儿小玟(化名)已是省城一所知名大学大四学生,“我痛恨这个男人,毁了我妈还要毁我和妹妹!”小玟所说的这个男人,是他的继父罗某。小玟说,妈妈是个不幸的女人,十几年前丈夫去世,之后结识了从漳州来厦门打工的罗以山。然而,这是另一场噩梦的开始。

  两人交往不久后,罗某住进了邱某家,2009年邱某怀孕,这时起罗某发生了转变。“我妈接近预产期,他要分手,其实是有了情妇。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打我妈妈,把她拖到地上,把我推到门口,然后用大铁勺朝着我妈后脑勺发狠打下去……”

  这样的经历,数不胜数,为了这个家,女人忍气吞声。“我家房子出租的钱都被他拿去吃喝嫖赌,没钱了就找我妈要,不给就打。几年前那次,他要不到钱,拿菜刀说要杀了我妈,我吓哭了一直发抖,我妈抱着我答应给钱。我上大学没钱,只好半工半读。”小玟说,她和妹妹也没少挨打,“有一次还拿正在烧水的水壶砸我”。

  2016年的一天,罗某再次施暴,“找我妈要20万还赌债,把她手肘打伤,缝了八九针”。小玟伸出手,“你看,手背这也是他打的,几年了印子都没消!”“我读大学时,妹妹跟我讲,妈妈经常被打,她想帮妈妈,也被打。我现在只希望我和妹妹不要再被他威胁。”回忆起这些年的苦和怕,小玟的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。

  忍气吞声十几年,邱某以死解脱,罗某的恶行渐渐浮出水面。4月15日,村委会组织调解,多个部门获悉后参与其中。“调解以后,有所缓和,但过不久对我们姐妹的态度还是很嚣张,说没钱养小孩,让我每个月付抚养费,还威胁我。”想到这,小玟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死者邱某的女儿向海沧分局报警称,邱某被罗某山(男,50岁,漳州平和县人)长期虐待。海沧分局高度重视,于当日受理该案,并立即组织警力开展调查。

  根据前期调查,海沧分局正式立案。因该案涉及时间长、案情较复杂,分局随即成立专案组进一步侦查。

  当不幸遭遇家暴时,受害方不能忍气吞声,可找亲朋好友,或到居委会、村委会寻求帮助,在第三方的介入下尽快扭转事态。遭受严重家暴后,一定要及时报警,并到医院验伤,留下证据。这不仅可使对方有所顾忌,也有利于认定对方的过错,保护自己和子女的权益。

  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条规定,虐待家庭成员,情节恶劣的,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犯前款罪,致使被害人重伤、死亡的,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